加拿大28吸引游戏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2023官方蒙特利尔做对了什么?

加拿大蒙特利尔堪称世界游戏发展史上的一个珍贵切片。虽然它的成功之路并不容易复制,但当地决策者深耕公共政策、发挥规模效应、打造城市魅力的种种举措,对世界其它地区城市转型,仍具普遍启示性意义。

常驻海外的媒体从业者

加拿大28吸引游戏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2023官方蒙特利尔做对了什么?

加拿大28蒙特利尔的“游戏之旅”,始于1997年法国游戏公司育碧(Ubisoft)的落户,而这一切的开端,竟然是一场经典的双重“骗局”。

做局者是加拿大人斯尔万·沃尔若(Sylvain Vaugeois),他不懂游戏,但商业嗅觉敏锐,极富战略远见。他游走于法语区魁北克政商两界,是行事浮夸的天才说客。

彼时,面对育碧总裁伊夫·吉勒莫(Yves Guillemot),他开出“空头支票”,承诺每雇佣一位员工,政府每年补助2.5万美元,利诱公司在魁北克省的最大城市蒙特利尔建立游戏工作室;面对魁北克官方,他则使出激将法,故意造谣育碧选择邻省新不伦瑞克,魁北克政府误以为失去谈判优势,最终落实沃尔若对育碧的单方面承诺。

事成之后,沃尔若名利双收——如愿从育碧所收政府补助中获得抽成,并被视为蒙特利尔转型功臣。

随后二十余载,蒙特利尔工作室逐渐成为育碧主力,相继推出《细胞分裂》、《刺客信条》系列、和《彩虹六号》系列等招牌游戏。

游戏产业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自那之后,蒙特利尔也搭上了互联网第一波浪潮,以育碧为支点,撬动整个游戏和多媒体产业发展,现共计200多家游戏公司和1.5万游戏从业人员,成为世界第五大游戏开发基地。

新冠疫情下,加拿大28蒙特利尔游戏业更是高歌猛进。2020年5月至今,法国游戏公司Dontnod、罗马尼亚游戏开放商Amber、法国游戏开发商Quantic Dream和乌克兰游戏公司Room 8 Group等先后在加拿大28蒙特利尔设立官方分支。

从“育碧之城”到“游戏圣地”,蒙特利尔堪称世界游戏发展史上的一个珍贵切片,集天时地利人和。虽然这条成功的道路并不容易复制,但决策者深耕公共政策、规模效应和城市魅力,对世界其它地区城市转型,仍具普遍启示性意义。

加拿大28吸引游戏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2023官方蒙特利尔做对了什么?

01

左手自由贸易,右手政府干预

2018年11月10日晚8点,加拿大蒙特利尔游戏博览会(MEGA)晚会在索达演奏厅(Soda Club)拉开帷幕。加拿大的游戏玩家和开发商齐聚一堂,灯红酒绿,人头攒动,中间却意外穿插一分钟静默仪式。

游戏极客们致敬的不是别人,正是魁北克前省长贝尔纳·朗德里(Bernard Landry)。

晚会举办四天前——2018年11月6日,这名政治强人因病逝世,享年81岁。自上世纪70年代,他驰骋政坛数载,1996年力主设立多媒体税收补贴,魁北克游戏产业从无到有,现在占加拿大游戏业半壁江山,朗德里被誉为“魁北克游戏之父”。

魁北克游戏产业协会(La Guilde)创始人路易-菲利克斯·克奥中(Louis-Félix Cauchon)感慨说:“朗德里极富远见卓识,缔造了这一切。多亏了他,我们今天才能汇集一堂。”

回头来看,当年游说专家沃尔若“空手套白狼”,出险招引育碧入驻蒙特利尔,并非仅凭侥幸心理,更因平日与朗德里交好,熟知他的经济政策和抱负——

蒙特利尔游戏崛起,也是魁北克近几十年围绕政治、经济和民族身份等庞大议题不断挣扎的缩影。

加拿大28吸引游戏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2023官方蒙特利尔做对了什么?

朗德里法律和经济专业出身,后加入左翼省级政党魁北克人党,1976年该党赢得魁省议会选举,朗德里进入省政府,主管经济。魁北克人党支持“魁独”,强调地区主权和身份认同,1977年设法语为魁北克唯一官方语言。随后两年时间,大资本逃离,人才流失,近300家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企业迁往别处。

魁北克经济迎来至暗时刻。

朗德里向来不走寻常路,为应对危机,敢于突破意识形态枷锁。他早年在巴黎留学,见证欧洲单一市场进展,成为自由贸易狂热捍卫者,并成功逆转魁北克人党作为反对党一贯立场,支持联邦政府主张,成功促进1988年《美加自贸协议》的签署。

当时经济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盛行,朗德里固然捍卫自由贸易,但与其他政客不同,丝毫未轻视政府能动性和政策干预能力。蒙特利尔曾是传统制造业城市,上世纪80年代,纺织、石化和铁路业逐渐走向没落,城市如何转型实现自救,曾为贯穿上世纪末的重要政府课题。朗德里对“计划经济”野心勃勃,带领团队,打造“建设魁北克”和“面向科技转折”两大计划,卷长750页,为魁北克经济转型奠定基础。

1997年是蒙特利尔转型元年。

魁北克的地标城市为发展高科技和多媒体、增加当地产业多样性,推出财政刺激政策,不仅成功吸引育碧入驻,同时在朗德里推动下,设立新型经济办公室。他随后一排众议,在老城区建设高新科技园——多媒体城(Cité du multimédia)。

中国有古训,“形而上者谓之道, 形而下者谓之器”。这句话用在朗德里身上同样合适。

魁北克经济时常拖加拿大后腿,又因语言不同被孤立,导致公民荣誉感一度低迷。朗德里不仅治省有方,且从不吝啬赞美魁北克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力,提升当地人的自信心,对一代游戏人才的培养和成长,影响甚广。

加拿大28吸引游戏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2023官方蒙特利尔做对了什么?

02

税收优惠政策:从资助雇主到补贴工作岗位

加拿大28蒙特利尔是欧洲游戏公司打通国际市场的第一站,也是国际互联网巨头游戏初体验的战场。

2021年2月,谷歌宣布将关闭位于蒙特利尔的Stadia的游戏开发部门。一个月后,该项目原负责人加德·雷蒙德(Jade Raymond)自立门户,成立Haven Entertainment工作室。另一科技巨头亚马逊马不停蹄,几乎同时宣布在蒙特利尔成立3A游戏工作室。

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区国际招商局曾如此分析在蒙特利尔开发游戏的四大优势:

游戏商业生态系统完善:200多家游戏公司涵盖游戏制作方方面面,为育碧、艺电(EA)、华纳兄弟游戏和Eidos等公司提供一条龙服务;

游戏人才具有创造性和专业素养:除1.5万游戏从业人员,蒙特利尔共计1.7万名信息科学在读生、2300艺术在读生和3300名游戏学科在读高中生;

商业运营成本低且多优惠措施:加拿大蒙特利尔人工费低,且政府减免占雇佣工资37.5%等值税额,因此相较加拿大其它20个省份和欧盟国家相比,蒙特利尔公司运营费用平均低出28%;

高生活质量:加拿大蒙特利尔被不同机构评为加拿大最佳城市、生活成本最低城市(相较加拿大和欧洲城市)和美洲最佳求学城市。

据魁北克投资署介绍,省政府对游戏公司实施分类补贴:若游戏公司开发法语版产品,人力花费获得37.5%的补贴,若工作室未开发法语版本,该比率则为30%。

育碧带来示范效应,是加拿大蒙特利尔游戏发展的重要因素,但远非充分条件。法国科技媒体maddyness分析这一现象后指出:“加拿大蒙特利尔商业生态系统的发展,并非偶然,背后离不开公权力持之以恒的努力。”

魁北克游戏腾飞,同法国游戏衰落相互映照:上世纪90年代,法国曾是游戏开发佼佼者,如今则被后来者魁北克弯道超越。

2008年,法国效仿魁北克实施税收优惠政策,补贴率高达30%,且补贴覆盖面不断延伸,如休闲游戏,政府欲资助18+游戏制作。2021年,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NC)宣布对游戏创作者提供420万欧元资助,持续释放政策利好信号。

法国补贴的是游戏制作,但魁北克强调资助人力花费,以期创造就业。这背后的逻辑,要从税收优惠政策的起源说起。

1996年,集说客、企业家和政府顾问多重角色于一身的沃尔若,向魁北克政府提出Mercure计划:补助工作岗位,而非雇主或工厂,在信息多媒体领域增加2.5万个直接就业岗位。朗德里受到启发,在1996/1997年度预算报告中,首次提及对多媒体行业的税收补助政策。

1997年育碧落户加拿大蒙特利尔,财政补贴逐渐制度化,补贴率由最初的50%落至37.5%,因财政耗费大,中间几经反复。2014年,魁北克政府以财政紧缩为由,补贴率由37.5%降为30%,引发游戏行业大规模抗议。第二年,政府便恢复原补贴政策,并设立单独基金加大补贴筹码。

魁北克游戏政策未来几何,至今仍无定论。游戏行业流动性大,国际竞争激烈,减少政策支持,容易造成人才流失。但在行业发展初期,税收政策效果明显,如今受益者则多为国际游戏巨头,高额补贴是否丧失原有意义?

加拿大28吸引游戏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2023官方蒙特利尔做对了什么?

03

最欧洲的北美城市

法国独立游戏开放商Dontnod去年实现盈利,随即于2021年5月在蒙特利尔成立工作室。执行制作人吕克·巴格达德斯特(Luc Baghadoust)如此解释选址原因:身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公司更接近聚集在北美的目标消费群,只有了解当地文化,才能创造出符合玩家口味的游戏。

蒙特利尔加拿大28官方语言为法语,同欧洲交流密切,美式思维与欧洲创意结合,会碰撞出奇妙的火花。蒙特利尔“半欧半美”的属性,不仅吸引游戏公司,也获得欧洲游戏人青睐。

法国媒体maddyness采访多名旅居蒙特利尔的法国游戏人,试图找寻他们移民的原因。其中被提及最多的则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美式企业文化。在法国,企业论资排辈,看重文凭和资历,且招聘解雇制度严格,导致部分职场新人进取心和能动性不足。但在蒙特利尔,企业强调个体能动性,且职业晋升通道畅通。

法国人克里斯·阿倍(Chris Abbey)在蒙特利尔游戏检测公司GlobalStep任职,接受maddyness采访时指出:“在蒙特利尔,升职加薪较容易。在这里能做到的职位等级,若在法国,则难以奢望。”

《彩虹六号:围攻》游戏总监勒华·阿塔纳索夫(Leroy Athanassoff)是个土生土长的巴黎人。2007年,他第一次来蒙特利尔,还是实习生,六年后选择在此定居,如今三十出头身居高位。他认为:“蒙特利尔生活质量高,且充满可能性,有机会同世界顶级游戏公司合作。”

蒙特利尔城移民人口约占城市总人口三分之一以上。近几年,魁北克收紧移民政策,增强工签审核力度,但对国际游戏人才提供便利。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用户体验负责人梅利萨·康塞里埃(Mélissa Canselie)提到:“为帮助国际人才落户,移民涉及的搬家费可申请报销,不过申请人需在工作单位干满18个月。”

游戏产业形成规模效应,也会带来烦恼:游戏公司扎堆,本土人才队伍短时间内难填市场需求;新公司初来乍到,爱挖老工作室“墙脚”,诸多游戏项目因人手不足,不得不中途废弃。

2021年5月,魁北克游戏产业协会会长娜蒂纳·凯里(Nadine Gelly)发出警钟:“最近两年游戏产业将新增2000个岗位,移民或是解决该问题的最优方案。”

二十五年间,魁北克游戏从无到有,如今工作岗位多于求职人数,反而成为魁北克游戏产业面临的最大障碍和挑战。

当年苦于增加就业一心押宝游戏的沃尔若和朗德里,可曾料想到如此现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7900030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